• <legend id="01b5c"></legend>
    <legend id="01b5c"></legend>
    <track id="01b5c"><em id="01b5c"><code id="01b5c"></code></em></track>
  • <track id="01b5c"><em id="01b5c"><del id="01b5c"></del></em></track><strong id="01b5c"><pre id="01b5c"></pre></strong>

      <track id="01b5c"><i id="01b5c"><del id="01b5c"></del></i></track>
    1. 首頁 | 市級信息公開 | 上級精神| 審查調查| 圖片新聞| 縣區信息公開| 廉政視頻| 專題專欄

      縣委書記谷文昌和農民兄弟的“樹緣”

        “天涯海之角,有一個美麗的東山島,每一縷爐香都是傳說,每一處景點都是民謠……”當一曲《美麗的東山島》,讓人們沉浸在海島美麗的童話世界中時,有幾人能想到東山的“古早味”?

        然而,福建海島東山一處早就只剩殘垣斷壁的房子,就流溢著這樣的“古早味”。這里流傳著當代“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故事。

        東山縣陳城鎮湖塘村蔡海福故居

        1958年春天,風沙又一次清洗了東山島,谷文昌第一時間趕來湖塘大隊視察災情。此前,他在這座海島上領導植樹造林,已歷經六七次失敗。在問計防風治沙的方法時,他聽說了社員蔡海福在沙灘上種西瓜獲得成功的消息,馬上登門拜訪。

        谷文昌樸素的衣著、清瘦黝黑的臉龐和一聲親切和氣的“老哥你好啊,飯吃了嗎”,連同隨后遞上的煙,讓緊張的蔡海福慢慢放松下來。一通交談,谷文昌喜歡上了這位大他兩歲、性格爽直、吃苦耐勞、技術好、本領強的農民。

        此后,谷文昌每每下鄉到湖塘村一帶,都少不得找蔡海福聊天。兩人一同抽著自卷的土煙,談論起植樹育苗來就沒個完,還經常卷起褲腳,一起探風口、查沙源、找良策。

        谷文昌帶領縣委一幫人走遍全縣調研,研究治理風沙的方案

        一天,谷文昌把一包沉甸甸的木麻黃種子鄭重地交到蔡海福手中,并說:“澳角婦女說‘好布自己織,好子自己生’,說得真對,想要好種就得自己培育,老哥,這回就看你的啦!”

        這些木麻黃種子和樹苗,是谷文昌托人輾轉多地,最終從廣東電白縣求到的,彌足珍貴。面對重托蔡海福暗暗發誓,決不辜負。

        蔡海福在沙地上建起苗圃,搭起寮棚,住進寮內,為了育種沒日沒夜工作。谷文昌深知育種過程的漫長、寂寞與清苦,所以不時過來陪同。

        看到縣委書記常來苗圃,人們問蔡海福:“老蔡,你與谷書記是什么關系???”蔡海??偸撬驶卮穑骸拔遗c谷書記結的是樹仔緣!”

        蔡海福(左一)與谷文昌(中)一起研究樹苗生長

        育苗成功,谷文昌聞訊趕來,眉開眼笑:“老哥,你為東山造林立大功了!有了它們,我們就能讓這一帶荒島變得郁郁蔥蔥、山清水秀??!”

        蔡海福創造的沙地“帶土造林”經驗,被谷文昌推廣到了全縣。經蔡海福指導的植樹,種一株活一株,栽一片成一片,荒蕪千年的沙灘漸漸綠了。

        第一棵木麻黃試種成活,谷文昌欣喜若狂

        谷文昌深感蔡海福負責敬業,征得林業等部門同意,擢拔他為赤山林場林業隊長兼技術員。面對別人的疑惑,谷文昌肯定地回答:“我了解老蔡,他在育苗造林方面是土專家?!?/p>

        在植樹、護林上,谷文昌和蔡海福觀點近乎一致。合著蔡海福等人的建議,谷文昌在全縣建起62個林業隊??h里還專門下發紅頭文件,實行“護林有功者獎,毀林者賠償”的獎懲措施,種樹還要管樹在全縣上下形成共識。

        谷文昌試驗成活的第一批木麻黃

        蔡海福兼任林業隊長,不論風雨寒暑,他都提著馬燈或打著手電筒,整夜巡邏。耿直的他,不管逮著誰損公肥私,都要立即制止,或向上級報告。他因此得罪了不少人。

        東山島綠化取得巨大成功,面對慕名前來采訪的記者,谷文昌卻建議大家去采訪蔡海福。

        1963年,《福建日報》在頭版顯要位置刊登了蔡海福的先進事跡,并配發了他披笠荷鋤在林地的照片。東山群眾學有榜樣,自發性的造林活動蔚然成風。

        在谷文昌的舉薦下,蔡海福先后當上了省勞模和華東地區造林模范。1964年《解放日報》刊載了《英雄造林鎖沙虎》一文,稱蔡海福是“東山縣造林的帶頭人”。誰都知道,東山縣造林的實際帶頭人是谷文昌,只是他從不攬功。

        《解放日報》刊載了蔡海福的造林故事

        文革期間,東山“造反派”為保護谷文昌,借批斗的名義把他從省城“押”回東山。蔡海福趕了很遠的路去看望,再三懇請他住自己家。谷文昌擔心連累了他,叮囑道:“老哥你快回去,今后別來看我了,把護林工作做好了,就是對我最大的安慰?!?/p>

        蔡海?!皥堂圆晃颉钡靥妗白哔Y派”說話,加之在長期護林中得罪了一些人,也遭受了厄運。但他依然拖著病體,傴僂著身子看樹護林?;钪?,只為等谷文昌平安回來。他苦苦地撐,連后事都向親人提前交代了:“萬一我活不成,你們有機會見到谷書記,就說我沒有對不起他?!?/p>

        今天東山島的防護林帶

        1972年的一天,谷文昌終于來到蔡海福屋前,遠遠地叫著老哥。兩人互相拉著對方的手,長久而深情。得知谷文昌已從下放的寧化縣調回龍溪地區,蔡海福笑出了淚花。

        谷文昌請蔡海福到漳州治病,蔡海福婉言謝絕后,谷文昌仍堅持讓人送來必需藥品,想方設法和史英萍同去探望,像是走親戚,不時送上自家省吃儉用節約下來的錢和糧票。

        東山島百里木麻黃

        1978年5月,蔡海福病入膏肓。谷文昌急急趕到東山蔡家,一把攥緊蔡海??菔轃o力的手,開口即哽咽:“老哥老哥……”

        蔡海福走了,有淚不輕彈的老八路谷文昌淚如散珠。他親自批了0.35立方米杉木,遂了這位造林模范最后的心愿,做了副棺木,讓他得以在壽板中安眠。

        1981年1月30日,谷文昌積勞成疾逝世。6年后,東山人民把他的骨灰從漳州運回,葬于他們曾一同植樹、如今被定為國家級森林公園的赤山林場。

        位于東山赤山林場的谷文昌塑像

        攜手走進林海深處的縣委書記和他的農民兄弟,想必更能聽懂木麻黃的樹語,用快樂的聲音對著群山合唱。

        

        素材來源|光明日報

        視頻來源|東山縣融媒體中心

        供稿|東山縣紀委監委

        編輯|張藝生、鄭欣

      日韩av在线电影在线观看
    2. <legend id="01b5c"></legend>
      <legend id="01b5c"></legend>
      <track id="01b5c"><em id="01b5c"><code id="01b5c"></code></em></track>
    3. <track id="01b5c"><em id="01b5c"><del id="01b5c"></del></em></track><strong id="01b5c"><pre id="01b5c"></pre></strong>

        <track id="01b5c"><i id="01b5c"><del id="01b5c"></del></i></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