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jgide"><em id="jgide"></em></optgroup>
<legend id="jgide"></legend>

  • <em id="jgide"><strike id="jgide"></strike></em>
  • <ol id="jgide"><output id="jgide"><nav id="jgide"></nav></output></ol>

    <legend id="jgide"><i id="jgide"></i></legend>
  • 首頁 | 市級信息公開 | 上級精神| 審查調查| 圖片新聞| 縣區信息公開| 廉政視頻| 專題專欄

    詩詞中的兒童風貌

      唐詩宋詞卷帙浩繁,名篇佳構燦若繁星,其中,兒童詩詞(包括寫有兒童形象的詩詞)作為一種文學作品存在,很值得細細品味。

      古人云:“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毕鄬Χ?,“人之初,性本善”吻合兒童,“性相近,習相遠”契合成人。如英國詩人蒲柏所說“智慧屬于成人,單純屬于兒童”,亦如豐子愷所言“世間的大人都為生活的瑣屑事件所迷著,都忘記人生的根本”。

      “小娃撐小艇,偷采白蓮回。不解藏蹤跡,浮萍一道開?!币粋€小孩撐著小船,偷偷地把白蓮采回來。他不懂得掩藏蹤跡,水面上的浮萍留下船兒劃過的痕跡。這是唐代詩人白居易的《池上》詩句?!盎h外誰家不系船,春風吹入釣魚灣。小童疑是有村客,急向柴門去卻關?!被h外不知誰家的小船忘了系纜繩,被春風吹進了釣魚灣。正在水邊玩耍的小童以為有客來訪,急忙跑回家報信,忙亂中卻把門給關上了。這是唐代詩人崔道融《溪居即事》詩句。

      這兩首詩都專題描寫兒童的活動,前一首將偷蓮兒童的天真幼稚、活潑淘氣本性淋漓盡致地表現出來,有一種鮮明的趣味感和強烈的現場感;后一首通過白描手法,把“誤以為有客來訪急忙回家報信”的兒童特有的好奇、興奮、熱情、急切心理渾然天成地寫了出來,恬淡而又有韻味,給人帶來旁觀的快感和美的享受。

      有一種兒童即景詩,頗有特色。其代表作有中唐詩人胡令能的《小兒垂釣》“蓬頭稚子學垂綸,側坐莓苔草映身。路人借問遙招手,怕得魚驚不應人?!边€有清代詩人袁枚的《所見》“牧童騎黃牛,歌聲振林樾。意欲捕鳴蟬,忽然閉口立?!鼻耙皇讓懸粋€頭發蓬亂的小孩正在學釣魚,綠草映襯著他側坐在青苔上的身影。有個人向他問路,他老遠招手而不回答,生怕魚兒被說話聲嚇跑。后一首寫一個牧童騎在黃牛背上,嘹亮的歌聲在林中回蕩。突然想要捕捉樹上鳴叫的知了,馬上停止唱歌,生怕驚動它。這兩首詩雖然內容簡單、情節單一,“專注垂釣”和“閉口捕蟬”的場景卻描寫得十分傳神,兒童的率直和本真充分表露出來,讓人回味無窮,亦可從中窺見詩人的“童心未泯”。

      模仿是孩子的天性,南宋詩人范成大就抓住這一點來做文章。他在田園組詩《四時田園雜興》(之一)寫道:“晝出耕田夜績麻,村莊兒女各當家。童孫未解供耕織,也傍桑陰學種瓜?!痹娭忻鑼懙氖窍娜辙r村繁忙勞動景象。兒童看到大人除草搓麻,自己也沒閑著,也在桑枝底下學著大人樣種瓜果。明代蘇士潛嘗言:“孔子家兒不知罵,曾子家兒不知怒?!贝饲榇司?,很容易讓人聯想到良好家風家教對于子孫后輩示范引領的重要性,同時激發起注重家庭、注重家風、注重家教的責任感和使命感。

      游戲是兒童最正當的行為,玩具是兒童的天使。兒童的貪玩天性,在清代詩人高鼎《村居》中得到完美化表現?!安蓍L鶯飛二月天,拂堤楊柳醉春煙。兒童散學歸來早,忙趁東風放紙鳶?!痹绱憾?,小草長出了嫩綠的芽兒,黃鶯在天上飛著,歡快地歌唱。堤旁的楊柳長長的枝條,輕輕地拂著地面,仿佛在春天的煙霧里醉得直搖晃。孩子們放學回來得早,趁著刮起的東風,放起了風箏。據傳,詩人高鼎晚年政治上不得意,歸隱于上饒地區的農村,受到田園氛圍感染,有感于春天來臨的喜悅而寫下此詩。詩中放紙鳶的兒童,正是詩人厭倦塵務紛爭、寄情山水陶冶性情的心意寫照。

      宋詞方面,令人印象深刻的寫有兒童形象的詞作有北宋文學家晁補之的《阮郎歸》和南宋末年愛國詞人劉辰翁的《滿江紅》?!度罾蓺w》全文是:“兒童嬉戲杏花堤。春歸不解悲。重來草露濕人衣。無花空繞枝。曾學道,久忘機。一尊甘若飴。平生魚鳥與同歸。臨風心自知?!薄稘M江紅》全文是:“十歲兒童,看騎竹、花陰滿城。與新第、桐鄉孫子,高下齊生。倚枕不尋柯下夢,舉頭自愛橘中名。但有時、米價問如何,公助平。東西塾,聽書聲。長短卷,和詩成??偵裣汕甯?,前輩家庭。試問凌煙圖相國,何如洛寺寫耆英。甚天公、屬意富民侯,銀信青?!?/p>

      這兩首詞里的兒童各有各的“樂活”——嬉戲杏花堤和醉心看騎竹。尤其看騎竹,幾乎包蘊著每一個古人的兒童記憶,因為,古人慣用“竹馬”代指兒童情誼,“青梅竹馬”更是男女兒童兩小無猜的代名詞。

      兒童大可不必故作成人的老成憂思狀,而成人每遇心術不正、貪念上心、虛榮滿腹而愁苦難耐時,則務求對兒童“虛心向學”,以求取童心本真的心靈撫慰和心理平衡的自我調適。

      有句話說得好:“兒童的天真和老人的理智是兩個季節所結的果實?!眱和奶煺婧屠先说睦碇谴碇鴥蓚€不同年齡段的優點,可無論如何,兒童的天真總會讓包括老人在內的成年人滋生“心有戚戚焉”。古人云:詩言志,歌永言。晁補之和劉辰翁敘寫兒童玩鬧之樂,顯然也在某種意義上表明其抗拒塵俗腐朽的“未泯童心”。用今天的話來講,就是“走得再遠、走到再光輝的未來,也不能忘記走過的過去,不能忘記為什么出發”。

      豐子愷說過:“天地間最健全的心眼,只是孩子們的所有物,世間事物的真相,只有孩子們能最明確、最完全地見到。我比起他們來,真的心眼已經被世智塵勞所蒙蔽,所斫喪,是一個可憐的殘廢者了?!?/p>

      眾所周知,豐子愷一直就是“兒童崇拜者”,他認為,“被世智塵勞所蒙蔽”的成人有時需得靜下心來反思反省自己的所作所為,并用換位思考方式對成人事務賦予“最健全的心眼”視角,求取符合人性與人文的某種心意平衡,以最大限度避免權錢色無休止追求和現代社會激烈競爭帶來的傷痛感和挫敗感。

      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寫道:“一切景語皆情語也?!苯浀湓娫~作為古代文學一種主要表現形式,寫人記事也好,描景狀物也罷,絕非為寫詩詞而寫詩詞,而皆有濃厚的情感融入。詩詞中的一人一事、一草一木,無不寄托著詩人或詞人的情緒體驗、觀點主張、意志表達、價值取向,兒童詩詞概莫能外。(張少華)

    日韩av在线电影在线观看

    <optgroup id="jgide"><em id="jgide"></em></optgroup>
    <legend id="jgide"></legend>

  • <em id="jgide"><strike id="jgide"></strike></em>
  • <ol id="jgide"><output id="jgide"><nav id="jgide"></nav></output></ol>

    <legend id="jgide"><i id="jgide"></i></leg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