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gend id="01b5c"></legend>
    <legend id="01b5c"></legend>
    <track id="01b5c"><em id="01b5c"><code id="01b5c"></code></em></track>
  • <track id="01b5c"><em id="01b5c"><del id="01b5c"></del></em></track><strong id="01b5c"><pre id="01b5c"></pre></strong>

      <track id="01b5c"><i id="01b5c"><del id="01b5c"></del></i></track>
    1. 首頁 | 市級信息公開 | 上級精神| 審查調查| 圖片新聞| 縣區信息公開| 廉政視頻| 專題專欄

      谷文昌廉政故事——廉潔修身篇

        谷文昌不僅帶領東山人民制服風沙,把一座荒涼、苦難的海島變成美麗、幸福的海島,同時還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其中最為感人的,是他的公仆情懷和廉潔齊家的“谷氏家風”。

        為傳承紅色基因,厚植廉潔文化土壤,我們從谷文昌諸多感人事跡中,梳理出一批廉潔修身、廉潔齊家、廉潔從政和反對“四風”的小故事,借此帶領廣大黨員干部走近谷文昌,走進一個共產黨人磊落無私的精神世界。

        廉潔修身篇

        廉潔修身,乃齊家之始、治國之源、平天下之基。帶頭踐行廉潔自律規范,廉潔修身、治家、從政、用權,是共產黨人應該保持的政治本色。谷文昌就是一個廉潔修身的典范。  

        同吃一鍋飯

        1959年,東山大辦食堂,全縣16876戶辦起526間食堂,吃大鍋飯。大集體年代,食品短缺,不久食堂只能靠少量地瓜絲熬湯度日。

        一天,谷文昌和警衛員何坤祿下鄉來到樟塘。吃午飯時,他掀起鍋蓋,見鍋里都是很稀的地瓜絲湯。谷文昌皺了皺眉,神情凝重。

        吃飯時,炊事員見谷書記那么消瘦,就特地給舀了一缽很稠的粥。谷文昌看看自己的碗,又看社員們喝的都是地瓜絲湯,二話不說就把自己手中的稠粥倒進大鍋里,說:“我怎么能搞特殊?”何坤祿流下眼淚說:“谷政委(谷文昌兼駐島部隊政委),您身體不好,就吃稠點的吧!”谷文昌生氣地瞪了何坤祿一眼,自己舀了跟社員一樣的稀粥吃了起來。

        返回路上,谷文昌對何坤祿說:“小何啊,身為干部,只有與群眾同甘共苦,才不會脫離群眾,才不會損害黨的形象。損害黨形象的事,再小也不能為。”

        尊師為掃盲

        2003年3月,縣委宣傳部收到一張莫名其妙的20元匯款單和一封信。打開信一看,是一個叫陳玉英的人寄來的,信中說她當年不該拿谷文昌他們送的補貼,現在將錢退還轉交谷文昌陵園。

        1956年,東山縣掃盲工作如火如荼地開展。谷文昌決定在縣委機關開設初高小掃盲班。為鼓勵大家前來學習,谷文昌帶頭參加高小班,由陳玉英任教。

        學期結束后,谷文昌提議:因為陳老師教書是義務勞動,建議每人捐一兩毛錢,給她買點茶。這一說,陳玉英急忙制止,說谷書記您日夜操勞,都不計較報酬,我教一點書,還能拿報酬嗎?沒想到谷文昌說:“陳老師您這話見外了。我知道古時候學生上學,與教師初見面時,要送點見面禮,表示敬意。今天我們要學文化建設國家,更要比古代人尊師重教!陳老師您就不要推辭了。”就這樣,陳老師收到了學生捐款6元。

        陳老師拿著這些錢,心里久久不能平靜,谷書記對她的尊重,讓她感激一輩子。

        衣“錦”還鄉

        在谷文昌紀念館,展出谷文昌一件很平常的舊大衣,但它深藏著一段不平常的故事。

        那是1958年冬天,谷文昌要回老家探親。他的妻子史英萍想:南下快10年了,才第一次回家。人說衣錦返鄉,可老谷竟連一件像樣的衣服都沒有。她對丈夫說:“老谷,我翻遍箱子,你沒有像樣的衣服,跟著你回老家,你不難受我難受!不中,你得整幾件新衣服,我才要跟你回家。”谷文昌聽了,笑嘻嘻地說:“衣服能穿就行,干凈整潔就好。”史英萍知道自己說服不了丈夫,想了想說:“至少得到市場舊衣攤那邊看看,如果有適合你穿的,就買一件湊合。”谷文昌笑著說:“中!咱看看去。”在舊衣攤上,他們看到了一件黑色舊呢大衣。谷文昌拿來比了比,正合適,就說:“這不正是為我準備的嘛!你看大小正合身,尤其是質地很厚實,還像新的一樣。中!就這件了。”他們花了10元錢,把這件大衣買了下來。

        在回家的路上,谷文昌笑著對史英萍說:“英萍啊,這下我是不是帥多了?”史英萍聽了沒好氣地笑了。

        就是這件黑色呢大衣,伴隨著谷文昌幾十年,但凡有大場面,他就穿上它。

        谷書記怕好菜

        一天清早,谷文昌來到白埕村解決木麻黃豐產林株距太窄問題。中午,到林業隊長林龍光家吃飯。林家人把午飯擺上桌:兩碟有肉的小菜,一條新鮮的魚,一碗湯,還有香噴噴的白米飯。谷文昌見了,隨即沉下臉:“你們家平時也這樣吃嗎?”龍光愣了一下說:“是啊??斐园?,下午還干活哩!”臨走,谷文昌叨念一句:“改天我會再來。”龍光不知何意,蠻高興地答應了。

        第二天,在吃午飯時分,谷文昌果真來了,他發現龍光家的伙食遠不如昨天。這以后,他再沒到龍光家吃飯。龍光每次盛情邀請,他都婉拒了。龍光很是納悶:這是怎啦?

        日子久了,大家都發現,谷書記凡是到哪家吃飯,只要你飯菜做得好一點,他就不會再去了。于是大家互相“攀比”菜色,結果發現:只要哪家給谷文昌準備魚肉,他就不會來第二次,原來谷書記是怕好菜咧。

        可是大家都覺得谷書記到誰家吃飯,就是這家的光彩,為了得到這份榮譽,大家甚至在吃飯時,把好吃的都收了起來。

        谷書記見狀反而高興:“與大家吃一樣的飯菜,我心里就踏實。” 

        請客不沾公

        1964年初夏,谷文昌要調離東山,臨走時他對縣委秘書朱炳巖說:“小朱啊,我們相處這么多年,你給我提提意見吧。特別是有沒有欠公家的東西,千萬別落下,好讓我走得清白。”朱炳巖搜腸刮肚,想起一件事說:“就是那次請客多花了20多塊錢。”谷文昌一聽愣了:自己一向反對鋪張浪費,像1962年一整年縣委和人委招待客人花了1500元,他都在大會上嚴厲批評,怎么還會多花公家的錢?可他還是拿錢要還朱炳巖。

        小朱不肯收錢,也有點緊張說:“我是隨便說說,那錢我已從食堂伙食結余中報銷了。”

        “你不能這樣處理,”谷文昌硬是把錢放到他手里說:“不能從食堂結余中報銷!橋是橋,路是路。謝謝你的批評!”谷文昌緊握住小朱的手:“這樣我就可以輕松到福州了。”

        兩個月后,朱炳巖收到谷文昌來信。信中說,我想起來了,就是兩年前駐島部隊副政委調離東山,來征求縣委意見,我想部隊對東山支持大,中午就請了他。按規定誰請客誰出錢。我請客,當然得我出錢。

        住宿認便宜

        1962年,谷文昌身體累垮了。上級領導要他去漳州檢查身體,說:“身體是革命的本錢,你要是把本錢輸光了,還怎么革命?”這一說,谷文昌同意了。

        通信員陳耀水陪著谷文昌到了漳州,在接待處登記住宿的時候,服務員問住什么檔次的房間。憑谷書記的級別,完全可以住有衛生間的套房,可是住套間一個晚上要10元。谷文昌一聽連連擺手:“不中,不中!何必住這么貴的房間。不能增加東山人民的負擔。”于是兩人離開接待處,找到一家澡堂,住一晚每人只要1元2角,只是房間里沒有衛生間,床鋪也窄。谷文昌一聽便說:“中!就住這。”

        小陳皺了皺眉暗忖:谷書記身體不好,還住這樣的房間,實在是過意不去。谷文昌看出小陳的心思,安慰他說:“我是來看病的,有地方住就行了。”小陳答道:“正因為您身體不好,才需要住舒服一點。”谷文昌又說:“你想,人家干一天活,才多少工錢?一塊多嘛。我為啥要浪費這冤枉錢?”

        心系老百姓

        1970年9月,寧化縣組織部劉高隆部長到紅旗大隊找谷文昌,希望他“出山”到隆陂水庫當總指揮。谷文昌不顧年紀大,身體不好,馬上應承下來。史英萍心疼丈夫,憂心忡忡。谷文昌見狀,說:“我今年都56歲了,現在不多做點事,以后就沒機會了!咱們要經常問自己:為什么入黨?任上干什么?能給當地老百姓留下什么?不能到老了空留遺憾??!”史英萍深為丈夫明確堅定的信念折服,但又心疼丈夫:“你在隆陂水庫那邊,要自己照顧好自己,家里這邊你盡管放心。鄉親們對咱很好,不時送菜來。”谷文昌聽了,又交代:“咱盡量不要接受老鄉送來的東西,實在推不掉,記得過后買點用得著的東西回贈他們,這樣我們心里才踏實。對了,我到工地后,不可能經?;丶?,你要常去看望烈屬全姑姊和塘妹,在生活上多接濟她們;還有,廖仕根是解放初入黨的老黨員,他患有慢性疾病,家里生活困難,你也經常過去看看,給他送些大米和面粉……”

        谷文昌就是這樣,心里記掛的是老百姓,唯獨沒有自己。

        搭“順風車”

        1972年,谷文昌從寧化調回漳州,擔任龍溪地區革委會生產指揮處林業處領導小組組長。

        接到通知,谷文昌正考慮用什么車運載行李,其實按規定,應由寧化縣政府負責用專車把人和行李載到新任單位。這時剛好有漳州麻紡廠的貨車運載麻袋到三明,麻紡廠副廠長林嘉是他的老部下,于是谷文昌打電話給林嘉,說方便的話讓這貨車順便到寧化把他接回漳州。林嘉當即答應。

        貨車司機到寧化找到谷文昌,讓他坐駕駛室,可是谷文昌不愿意,怕因此影響司機開車,于是坐在車廂行李上。那個年代的山路非常狹窄,山高路陡,貨車顛簸得厲害,又塵土飛揚,加上谷文昌有胃病,實在苦不堪言。歷盡辛苦才到達漳州。

        下車后,谷文昌馬上找貨車司機要算車費。司機無論如何不肯收錢,他就找林嘉。林嘉知道谷文昌的脾性,便收下8元車費。有人覺得林嘉不夠朋友,說叫一輛專車,也不過10來元。林嘉無奈地說:“老谷就是這樣的人,一點不占公家的便宜。你不收,他放不過你。”

        買新衣服

        1980年9月,谷文昌舊病復發,吞咽困難,更加消瘦。他的妻子史英萍陪同他到上海腫瘤醫院接受治療。醫生告訴史英萍:病人已是食道癌晚期。谷文昌也知道自己所剩的時日不多了,便對妻子說:“咱們回家吧。”妻子含淚點頭。

        谷文昌望著妻子滿頭灰白的頭發,深感這輩子虧欠她的太多,得想辦法為她做點補償。

        第二天,谷文昌陪妻子來到南京路,為她買了一件新衣服。這讓她回想著當年,那年她扯了幾尺花布,想為自己做件新衣服,不想丈夫阻止:“現在大家都困難,你要是穿著比別人漂亮的衣服,人家會怎么說你這縣委書記的妻子?算了,不做新衣服了。等將來大家日子都好過了,我一定給你買一件新衣服。”史英萍正這樣想著,又聽到丈夫說:“英萍啊,這件衣服你留著作個紀念吧。我這輩子太虧欠你了!”

        史英萍百感交集,淚水禁不住往下淌。 

        身后退公物

        1981年1月,谷文昌病情惡化,身體更加虛弱,住進了地區醫院。醫生建議給谷文昌注射人血球蛋白,谷文昌聽到這種針劑一支要200多元時,趕緊以虛弱的聲調阻止說:“不必了,像我這樣的病好不了啦,不要給國家造成浪費。”

        他在東山時的通信員朱財茂來看谷文昌,他交代朱財茂說:“一定要讓林業部門想辦法,抓好木麻黃的更新換代,不然將來東山百姓要再受風沙之苦了。”生命垂危之際,谷文昌關心的不是自己的生命,而是人民!

        史英萍問他還有什么交代。谷文昌喘著氣緩慢地說:“我活著因公使用公家的東西,我走后都要全數還給國家。”

        谷文昌去世后,家人清點遺物,發現抽屜里放著700元,這是他一生的全部積蓄。按谷文昌的要求,家屬隨后把家中的電話等公家配的東西上交組織。(東山縣紀委監委供稿)

      日韩av在线电影在线观看
    2. <legend id="01b5c"></legend>
      <legend id="01b5c"></legend>
      <track id="01b5c"><em id="01b5c"><code id="01b5c"></code></em></track>
    3. <track id="01b5c"><em id="01b5c"><del id="01b5c"></del></em></track><strong id="01b5c"><pre id="01b5c"></pre></strong>

        <track id="01b5c"><i id="01b5c"><del id="01b5c"></del></i></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