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gend id="01b5c"></legend>
    <legend id="01b5c"></legend>
    <track id="01b5c"><em id="01b5c"><code id="01b5c"></code></em></track>
  • <track id="01b5c"><em id="01b5c"><del id="01b5c"></del></em></track><strong id="01b5c"><pre id="01b5c"></pre></strong>

      <track id="01b5c"><i id="01b5c"><del id="01b5c"></del></i></track>
    1. 首頁 | 市級信息公開 | 上級精神| 審查調查| 圖片新聞| 縣區信息公開| 廉政視頻| 專題專欄

      谷文昌廉政故事——反對“四風”篇

        文昌不僅帶領東山人民制服風沙,把一座荒涼、苦難的海島變成美麗、幸福的海島,同時還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其中最為感人的,是他的公仆情懷和廉潔齊家的“谷氏家風”。

        為傳承紅色基因,厚植廉潔文化土壤,我們從谷文昌諸多感人事跡中,梳理出一批廉潔修身、廉潔齊家、廉潔從政和反對“四風”的小故事,借此帶領廣大黨員干部走近谷文昌,走進一個共產黨人磊落無私的精神世界。

        改變成分

        1947年1月,谷文昌任林縣第十區區長。時逢中共中央《關于清算減租減息及土地問題的指示》貫徹落實之際,林縣縣委開始在全縣實行土地改革。

        “土改”開始,各區按規定,即根據土地占有量多少來劃定。但是有的村子土地肥沃產量高;有的土地貧瘠產量低。因此,有些人盡管土地比較少,但因為土地肥沃,生活反而過得比土地多而貧瘠的人家好。有的區,則按百分比來劃地主富農,地區再窮也要“矮個中挑高個”,劃出若干地主富農,認為這樣才是真革命。一個李姓大戶,按耕地面積可算富農,若按糧食產量則劃不到富農。谷文昌認為應該實事求是,按糧食產量來劃分階級成分。他的看法在區委里得到領導們的認可,并形成統一意見。結果這個李姓大戶被改劃為上中農。

        李家因此對谷文昌感激不盡。谷文昌說,你們不用感謝我。區委、區政府是根據黨的政策對照,實事求是改變你的成分,要感謝,應該感謝共產黨。

        “土改” 糾偏

        1948年初,新上任的林縣縣委書記馬興元深入試點村,征求基層領導們的意見。輪到谷文昌反映問題,作為“老基層”的谷文昌,反映的是令人震驚的實際問題:在一些區村,“土改”做過了頭。有些村的地主被斗得掃地出門,富農的地產一分也沒留。這種形式主義和官僚主義的做法激起社會矛盾,給工作造成障礙,應該采取措施,及時糾正。

        馬興元深受震動,隨即在5月份把谷文昌調到林縣第二區(合澗區)任區長,進行土地改革復查糾偏工作。工作期間,他有針對性地與村里各階層人士、群眾交談,在他們抱怨叫屈的談吐中,尋找問題的癥結和解決辦法,如果劃錯了,就真心誠意地給糾錯對象賠禮道歉。然后按照“抽肥補瘦,填平補齊”的標準糾偏,效果顯著,馬興元由此對谷文昌特別欣賞,派人前來整理總結土地改革復查、糾偏工作的經驗做法,并加以推廣。

        出面護古樹

        1958年8月,全國掀起大煉鋼鐵運動。當時東山本來沒有煉鋼的任務,可是一些領導干部為了所謂的“政績”,不切合實際地向上級要求,東山也要煉鋼。上級當然同意。這樣,在東山全縣掀起“大煉鋼鐵”高潮。

        煉鋼需要鐵礦原料,也需要大量燃料,可是東山一項也沒有。為解決鐵礦原料缺乏問題,成千上萬人捐獻出家中的各種鐵器,甚至連東山關帝廟的古鐘也被“征用”了,還到沙灘邊挖鐵砂。為解決燃料短缺問題,一些人居然盯上了島上僅存的古樹,不少古榕樹因此遭殃。西埔中興街的兩棵好幾百年的古榕就被盯上了。這些人帶來斧頭鋸子正準備砍伐。這時,有人想到樹林保護神谷文昌,就趕緊奔向縣委把這事匯報給他。

        谷文昌一聽急壞了,馬上放下手中的工作,迅速趕來制止??撤フ咭娛枪任牟?,趕緊放下伐木工具,他們在谷文昌嚴厲批評中地灰溜溜地走了。從這以后,砍伐者再也不敢打古樹的主意了。

        為“小偷”正名

        上世紀六十年代困難時期,社員們受不了饑餓,常利用田間除草機會,偷吃地里的小地瓜或花生。工作組和大隊領導立下規定:但凡有偷吃者,就是小偷,要進行批斗。

        谷文昌歷來對官僚主義和形式主義極為反感,他說:“對一般社員自私自利拿公家一些東西的,都不準叫小偷,叫做占小便宜。因為這個現象是我們給人家搞出來的,大集體生產搞不好,個人小私又弄得光光……造成矛盾是我們的錯,不是工人、農民的錯。”

        會后,谷文昌要求摸底調查,結果查出全縣患水腫病的高達859人,還有的出現子宮下墜、肝炎等疾病,造成人口的自然增長率下降,也誘使一些干部和財務人員貪污、浪費和官僚主義。對此,他引導全縣人民加強農業生產,家家種瓜種豆,以“瓜菜代”過日子;對已經收獲的農田,組織第二次、第三次收獲,共多收原糧84萬公斤;發動民眾下海撈海藻充饑;壓縮社會購買力尤其是集團購買力;嚴格執行財政紀律;減少干部、工人和城鎮居民糧食供應標準,終于帶領全縣人民渡過難關。

        解散大食堂

        人民公社興辦之初,全縣興起大辦公共食堂之風。有些領導認為辦公共食堂的形式是“共產主義的萌芽”,必須加以保護和發揚,因此公共食堂在全縣迅速“發展”起來。開始,部分領導認為“反正糧食有的是”,可以“放開肚皮吃飽飯”??墒呛芸旒Z食吃沒了,就靠一點番薯煮湯過日。饑餓的群眾把怨恨的目光投向公共食堂。

        對此,谷文昌夜不能寐,思考著如何盡快地、很好地解決這個問題。恰好,1961年3月22日,中央頒發《農村人民公社工作條例(草案)》。

        借著這股東風,谷文昌代表縣委對公共食堂作政策調整:“可以辦全部人參加的食堂,也可以辦一部分人參加的食堂;也可以不辦公共食堂;可以辦常年的食堂,也可以辦農忙食堂;在居住分散或者燃料困難的地方,也可以不辦公共食堂……如果群眾要求回家做飯的,也是不犯法的。”

        由于有縣委書記表態,全縣的公共食堂,除了前坑洞村之外,在1961年春夏之間都解散了。

        退回餅干 

        一天,谷文昌帶警衛員潘進福和組織部干事林木喜到湖尾大隊蹲點。谷書記一日三餐和社員喝一樣的地瓜絲湯,胃病、饑餓和勞累使他全身浮腫,氣喘乏力。夜里經常因為胃疼無法入眠。潘進福和林木喜合計給谷書記買了一斤餅干,說是要讓他補身子。夜深了,潘進福悄悄走到谷文昌跟前說:“谷書記,我們給您買了一斤餅干。”

        谷文昌一抬頭,見到餅干,頓時厲聲說:“誰叫你買的?不行,給我退回去!”

        潘進??粗任牟∧[的臉,禁不住淚水盈眶。

        谷文昌見狀,換了口氣說:“群眾在挨餓,我這個當書記的咽得下這餅干?我們都是人民的勤務員,不是官老爺,決不能搞特殊化。當前國家有困難,群眾在挨餓,我們理應和人民同心協力戰勝困難。等到群眾生活改善了,你們給我多餅干好嗎?”

        潘進福噙著淚不住地點頭。

        蹲點結束,湖尾大隊的田里都種上了番薯苗。谷書記帶著潘進福和林木喜返回縣里。臨走,谷書記把那斤餅干原封不動交潘進福給退了。

        有“代志”找書記

        1962年秋,城關婦女曾鳳顏來找谷書記。說是家中上有90歲的婆婆,常年臥病在床;下有四個兒女,家中糴米買柴洗洗涮涮全靠她,求他把在鄰縣工作的丈夫沙長鐘調回來。于是她走了12公里來西埔找谷書記。

        末了,曾鳳顏不好意思地說:“像這種查某人(女人)的事,本不該找您,可是聽人說‘有代志(事情),找谷書記’,就找您來了。”谷書記一聽這話激動起來:“謝謝你對共產黨的信任!我們就是要為人民群眾辦事!”然后,谷書記問了她丈夫的工作單位,告訴她:我們會替你想辦法。

        曾鳳顏回城關時下著小雨,谷書記拿出3角錢,讓工作人員帶她去坐車。不久,在谷書記的關心努力下,沙長鐘果然調回東山。

        這事以后,曾鳳顏逢人便大贊谷書記的親民作風,人家說“有代志,找谷書記”,果真是這樣。

        支書隊長挨批

        東山大搞植樹造林初期,白埕村為鞏固綠化成果,立下村規民約:誰砍一棵樹,罰種千棵。一天,谷文昌來到白埕村,發現有人在剛建的新房旁邊砍了兩棵木麻黃。谷文昌怒不可遏:“社員亂砍樹,責任在干部!”他找來村支書和大隊長狠批。大隊干部找來建房人,他承認了木麻黃是自己砍的,也甘愿受罰,將功補過在村旁一塊空沙地上補種2000棵。

        風波本來就這樣過去了,誰知第二天早上,谷文昌又找到村支書和大隊長,發更大的氣:“你們是怎么監督的?”兩位干部委屈地說:“我們真的看著他補種的。”“我剛才算過了,是1998棵!”支部書記愧疚地認錯:“谷書記,我們工作確實不細致。我們馬上監督砍樹人補上!”

        事后,兩干部感嘆于谷書記認真細致、求真務實的工作作風,說:“谷書記身上,值得干部學習的地方太多了!”

        領導要在第一線

        1960年6月9日,福建全省遭受了一個百年不遇的特大臺風襲擊。龍溪地區死亡329人,傷4707人。令人不可思議的是,處于臺風最猛烈地區的東山縣,死1人傷2人。這奇跡是如何創造的?

        在暴風雨到來之前,谷文昌明確表態:在臺風到來之時,領導干部不能坐在辦公室,遇到自然災害,領導就要出現在第一線。谷文昌按公社分片領導,公社黨委包大隊,大隊主干包小隊。各級領導全部親臨第一線,奔赴危險地區。

        在抗災備戰中,谷文昌帶病上陣,晝夜不眠,督戰通宵;縣委副書記楊隨山、靳國富、王治國也冒著傾盆大雨,奔赴各公社,坐鎮最危險地區。

        臺風期間,風雨交加,巨浪咆哮。白埕大隊領導林龍光冒雨巡堤保護鹽坎,預防出險。杏陳公社高陳大隊領導高初生,帶頭潛入水中堵塞涵洞。68歲老社員高亞毛年老體弱參加抗災,有人勸他回去。他說:“谷書記、支部書記都干通宵,我怎能去睡?”

        防抗“6.9”臺風的勝利,再次證明谷文昌一向堅持危難時刻領導要在第一線顯身手的正確性。

        怒斥瞎指揮

        漁業生產“大躍進”的年頭,最大限度地提高漁業產量、最大可能地增加捕魚時間被認為是一條捷徑。一些領導干部強調“反掉常規”,改“龍禁日”為“增產日”,照常出海生產。所謂“龍禁日”,是海上經常出現風暴的日子,漁民稱之為“暴頭”。這種“反常規”必然會受到大自然的懲罰??墒且粋€領導干部津津樂道:“要叫大風為我們服務,叫海浪向我們屈服,叫海龍王獻出財寶”;要“乘臺風,破狂浪前進……向海洋索取一切財富。”陳城公社一位副書記,就是這樣強迫漁民不管天氣好壞與否,都要下海捕魚。漁民們把這位領導的官僚主義行為報告給了谷文昌。

        谷文昌一聽怒不可遏,立即趕到陳城公社,找到這位干部,責問他有否這事。這位干部先點頭后低頭。谷文昌嚴厲斥責:“真是胡鬧至極!是漁民的生命重要,還是幾條魚重要?”谷文昌這一怒,從此整個漁區再也沒有發生強迫漁民冒生命危險下海捕魚的事。(東山縣紀委監委供稿)

      日韩av在线电影在线观看
    2. <legend id="01b5c"></legend>
      <legend id="01b5c"></legend>
      <track id="01b5c"><em id="01b5c"><code id="01b5c"></code></em></track>
    3. <track id="01b5c"><em id="01b5c"><del id="01b5c"></del></em></track><strong id="01b5c"><pre id="01b5c"></pre></strong>

        <track id="01b5c"><i id="01b5c"><del id="01b5c"></del></i></track>